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健康讲堂

这个让鱼儿痴迷的家伙,竟然是人类健康“杀手”
发布时间:2018-01-26 14:58   点击率:
今天要说的是一个颇具争议的物质,氧化三甲胺(TMAO)。说TMAO可能很多吃瓜群众都不知道,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离我们并不遥远。梁秋实先生在回忆年轻时吃过一次鱼肉罐头,称这是他一生中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异香满室”。鱼的这种鲜美其实就是TMAO在起作用。

TMAO在鱼类的体内广泛存在,分布于海产硬骨鱼类的肌肉中。它具有一种特殊的鲜味,早在1936年就被用来作为测定鱼肉的新鲜度指标,比之前传统的评定方法更具有效性,并一直沿用至今。

 

但是,TMAO在鱼儿体内的本来意义,可不是为了让人觉得鱼肉鲜美的......这种物质对鱼儿的生长和鱼体营养有重要作用。

研究发现TMAO是一种蛋白质稳定剂和有机渗透剂,鱼类体内细胞蛋白质发生变性状态时,这种物质会发挥分子伴侣作用,促使蛋白质肽链再折叠,维系机体细胞蛋白的结构和功能。不仅如此,其作为蛋白稳定剂,能消除鱼类体内离子浓度变化造成的心肌细胞收缩蛋白的不稳定性,从而达到保护细胞的目的。

TMAO也能促进鱼类的生长。研究人员在鱼饲料中添加一定量的TMAO,饲养一段时间后,通过与对照组对比发现,添加有TMAO的实验组鱼类的体重和增重率均显著高于对照组。同时也发现,TMAO能够升高实验组鱼类的肥满度、脏体比,降低肠系膜体脂比。TMAO还可以降低鱼肌肉和肝脏中的粗脂肪含量。

TMAO还对鱼类有促食作用,主要通过调节体内消化酶含量及活性来实现。实验表明TMAO对鱼类的神经具有强烈的促兴奋作用,鱼类对含有TMAO的物质表现出浓厚的兴趣[1]。

另外,TMAO可以促使两种非折叠蛋白折叠成有功能的自然品种蛋白,并使糖皮质激素受体片段的残基重新结合,促进动物的生长。鱼体在深水中生活,TMAO能提高机体细胞抗高盐、高渗透压环境的耐受力,保持生物体胃肠道内环境平衡,促进内源性消化酶的分泌。

TMAO对鱼类这么重要,有这么多好处,那么它对人体有什么作用呢,也会有上述的这些作用吗?事实会让你大跌眼镜。

TMAO在人体内可没有像对鱼类那么友善,甚至会引发动脉粥样硬化。因为TMAO的形成,改变了人体内清除胆固醇的主要途径;而胆固醇水平的高低,是影响动脉粥样硬化发生发展的重要因素。

动物实验表明,通过饮食产生TMAO后,肝脏表达的胆汁酸合成酶细胞色素a亚家族、Cyp7a1酶明显减少。

注意这儿的Cyp7a1,它是胆汁酸合成主要的酶,其表达上调有助于扩大胆汁酸池,增加胆固醇的转运,最终减少动脉粥样斑块的形成。

现在TMAO降低了Cyp7a1的表达,意味着胆固醇的转运受到抑制,将会造成胆固醇在细胞内的堆积,以及泡沫细胞的形成,导致动脉粥样硬化斑块形成和破裂,最终引发心血管事件[2]。也就是说,TMAO会导致人体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

没想到,对鱼类有生长促进作用,并且能产生美味的TMAO,到了人的身上就变成了“毒药”,真是让人猝不及防。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最近几年的研究揭示,竟然是人体肠道菌群在作祟。

肠道菌群这个群体,真是既让人喜又让人忧。

喜的是,稳定成熟的肠道菌群会与人体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占优势地位的有益菌会产生多种有益物质如消炎、镇痛、抗氧化等物质,还可以合成氨基酸、维生素、丁酸盐等营养成分,对人体有滋养和保护作用。

忧的是,一旦肠道微生态失衡,有害菌大量增值,就会产生一些毒素,破坏肠道内环境稳态,甚至产生致癌物质或游离抗原,这些物质进入血液后能够引起多种严重的疾病。

在TMAO损伤人体这件事情上,某些肠道微生物扮演了牵线搭桥的角色。因为人体本身不会合成TMAO,来源主要是红肉、鸡蛋、乳制品、咸水鱼等食物,它们富含胆碱、卵磷脂和左旋肉碱。当这些食物到达肠道时,一类肠道微生物会产生三甲胺裂解酶。在这种酶的催化作用下,胆碱、卵磷脂和左旋肉碱会被分解,产生三甲胺(TMA)物质,TMA被吸收并经由门静脉循环进入肝脏,最终在肝脏内被氧化成TMAO,引发上述所说的心血管事件。

 

本来在鱼类体内好好的物质,放在人类身上竟然就成了“毒药”。

鱼类的世界我们可以不懂,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但是我们一定要懂菌群的世界。原来,我们本可以安心自主地吃鱼肉、吃鸡蛋、喝牛奶的,然而,现在却变成了我们的肠道菌群说了算。如果你的肠道中产三甲胺裂解酶的微生物含量偏高,那建议你还是尽量少吃这些食物吧,虽然都是美味佳肴,但健康比美食大。不知道自己肠道菌群什么样?那就做个肠道菌群检测吧。


参考文献:
[1] 陈军, 周海霞. (2012). 浅谈氧化三甲胺(TMAO). 科技创新导报(19), 143-144.
[2] Rak, K., & Rader, D. J. (2011).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diet-microbe morbid union. Nature, 472(7341), 40.

锐翌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