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健康讲堂

又过敏了?这些新疗法值得关注!
发布时间:2018-01-05 10:10   点击率:
说到“过敏”这个词儿,大家肯定很熟悉。常见的过敏性疾病包括过敏性皮炎、过敏性鼻炎、过敏性哮喘、过敏性休克等,是临床上的常见病、多发病。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过敏性疾病列为21世纪需重点研究和防治的三大疾病之一。

通常,该类型疾病是由过敏原作用于过敏体质病人引起的,常见的过敏原包括:皮屑、尘螨、霉菌、真菌、食物、化妆品、香料、花粉等。碰到过敏,基本都利用抗过敏药物,最主要的就是抗组胺药物,像苯海拉明、氯苯那敏等。

以最让人闹心的食物过敏为例,常见过敏原有牛奶、花生、鸡蛋、坚果等,过敏者在进食食物后,往往会出现呼吸困难、呕吐、腹泻、口部肿胀、荨麻疹等症状,严重时甚至威胁生命。若碰到了食物过敏这种情况,应对措施除了严格避免接触过敏原外,就是自己及时注射肾上腺素,而这种方式往往会降低病人的生活质量。

 
Maybe有其他良方?

正所谓对症下药,想要去开发其他治疗方法,还需对“过敏”刨根问底。

以食物过敏为例

肠道上皮每天都要接触众多“鱼龙混杂”的微生物和各种食物。肠道环境就好比一个生态系统,正常情况下,这个环境是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中。

当我们对所有的抗原,比如细菌和吃进去的食物,都保持强烈的防御性,对其“赶尽杀绝”时,不仅我们的肠道免疫系统一直绷着吃不消,那我们也要面临被饿死的风险。

但是,我们又不能对其中的坏菌和自身接受不了的物质坐视不理。

所以呢,我们的身体与免疫系统最终达成协议:对食物或菌群选择性地接纳。这种现象被称为口服耐受性[1],是肠道免疫的关键特征。

肠道内容物及其独特的解剖学特征,还有免疫和非免疫细胞间相互作用的结果就是形成这样一种环境或者说是“关卡”,该环境主要通过诱导IgA抗体促进这种耐受(通过分泌TGF-β的 Th3 型细胞和产生IL-10和IFN-γ的CD4+ Tregs细胞),如此便确保了肠道免疫系统及其抗原负载间的稳态平衡[2],保持其识别危险与无害抗原的能力,保持肠粘膜完整性。

除了食物过敏,一些疾病如乳糜泻、克罗恩病等,都与对食物和共生菌不合理的免疫响应相关,这种情况是以上关键过程缺乏机体监控的结果。

 

过敏反应的敏化与激活阶段

目前,已有无菌小鼠被验证对某些食物蛋白不耐受[3],暗示肠道微生物在该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从改善肠道微生态环境出发来研究过敏治疗新方法,未尝不是一种可行思路。
 
益生元与过敏

有研究人员选择意大利的一群婴儿(他们的父母具有过敏性湿疹,过敏性鼻炎或哮喘病史),来评估益生元在预防过敏方面的潜在效果。

婴儿被喂养GOS(低聚半乳糖) / FOS(低聚果糖)配方6个月,在这6个月和终止益生元添加后的18个月里,测定与过敏相关的体征或症状(过敏性皮炎,喘息发作和过敏性荨麻疹)。

发现在6月龄和2年龄时,在接受GOS /FOS配方的意大利婴儿中,过敏性疾病的发病率显著降低[4]。

 
益生菌与过敏

有许多已报道的可阻止过敏的菌株,比如一种大肠杆菌Escherichia coli Nissle,乳酸球菌Lactococcus , 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a和乳杆菌 lactobacilliand的几个种。但并非所有的益生菌都能阻止过敏反应[5],有的可能会刺激过敏反应,对于益生菌在该方面的效果还有待进一步确认和开发。

所以,除了药物治疗,或许这些益生菌、益生元将在以后的过敏性疾病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从而为过敏人群带来福音。


参考文献:
[1] Mowat, A. M. (2003). Anatomical basis of tolerance and immunity to intestinal antigens. Nature Reviews Immunology, 3(4), 331.
[2] Gourbeyre, P., Denery, S., & Bodinier, M. (2011). Probiotics, prebiotics, and synbiotics: impact on the gut immune system and allergic reactions. Journal of Leukocyte Biology, 89(5), 685-95.
[3] Björkstén B. , (2008).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mmune system: consequences for disease outcome. The Window of Opportunity: Pre-Pregnancy To 24 Months of Age. Nestlé Nutrition Workshop - Pediatric Program, Bali, Indonesia, April (Vol.61, pp.243-254).
[4] Arslanoglu, S., Moro, G., Schmitt, J., Tandoi, L., Rizzardi, S., & Boehm, G. (2008). Early dietary intervention with a mixture of prebiotic oligosaccharides reduces the incidence of allergic manifestations and infections during the first two years of life. Journal of Nutrition, 138(6), 1091-5.
[5] Yang, H. Y., Liu, S. L., Ibrahim, S. A., Zhao, L., Jiang, J. L., & Sun, W. F., et al. (2009). Oral administration of live bifidobacterium substrains isolated from healthy centenarians enhanced immune function in balb/c mice. Nutrition Research, 29(4), 281-289.

锐翌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