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健康讲堂

圣诞攻略 | 爱TA,就不要带TA吃哈根达斯
发布时间:2017-12-22 11:50   点击率:
圣诞在即,想好周末怎么表达爱意了吗?

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哈根达斯的经典广告词
爱TA,就带TA吃哈根达斯

小编今天就得劝诫各位
爱TA,就不要常带TA吃哈根达斯啦

到底是为啥呢?且听小编为大家道来……
冰激凌与人体菌群的恩怨情仇~

 
冰淇淋之“糖”衣炮弹

说到冰淇淋的不好之处,首当其冲我们要说说糖。相信大家对糖并不陌生,它几乎存在在我们所食用的各类食物之中。

话说起来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知名网站)最近做了一件很有良心的事情,他们考察了哈根达斯, Talenti等多个品牌的10种经典口味的冰淇淋,研究了同种口味不同品牌冰淇淋的成分(卡路里、饱和脂肪和糖分)。结果让人大吃一惊, 1/2杯(约120ml)的冰激凌含有的糖分竟然在12-29g之间。

含能量与糖分最低的是Turkey Hill Original的香草口味冰淇淋(130卡路里,23%饱和脂肪,12克糖分);最高的则是哈根达斯的海盐焦糖口味冰淇淋(300卡路里,55%饱和脂肪,29克糖分)。

 
同时哈根达斯的黄油山核桃口味、巧克力口味、薄荷巧克力片口味、Rocky Road口味的冰激凌也是同类口味冰淇淋含糖量最多的。

摄入糖分过多,不仅仅会带来肥胖这样让人苦恼的问题。糖尿病、痛风、龋齿等问题都会接踵而至,控制每日的糖摄入量是十分必要的。

那么无卡路里人工甜味剂(NAS,如糖精、三氯蔗糖和阿斯巴甜)如何呢?他们常被用作食品添加剂,被认为是对人体有益处的糖类替代品。最近研究指出NAS也会造成肠道菌群组成及功能的改变,从而引起葡萄糖耐受不良,进而对人体产生不利影响[1]。


 
冰激凌之遗恨“乳化剂”

乳化剂,如聚山梨酯80(P80)、羧甲基纤维素(CMC)等,在饮料、甜品、乳制品和烘焙食品中广泛使用。

在市面上绝大多数冰淇淋产品中,均有着乳化剂的身影,他们可以让冰淇淋口感更佳,增加入口的顺滑度和绵密性。(PS,哈根达斯里也是含有乳化剂的哦……)

最近的研究表明它们会对人体肠道菌群产生影响,并增强菌群促炎症潜力和鞭毛蛋白水平。这种炎症与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以及代谢综合征有关,同时也会增加2型糖尿病,心脏疾病和中风的风险。

更为神奇的是,如果将两种乳化剂处理后的菌群移植到无菌小鼠后,也会造成小鼠的微生物变化,这些变化都与直接将乳化剂作用于小鼠的变化相类似[2]。

研究人员也正在研究其他包装加工食物和焙烤食品中的使用的乳化剂,如奶油,千岛酱,奶油,果酱等。其他的乳化剂又会对肠道菌群产生怎样的影响,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冰激凌之益生菌的“好搭档”

讲了这么多,难道冰淇淋真的一无是处么?也不一定哦,有一项有趣的研究发现相比较饮料等益生菌“载体”,使用冰淇淋作为益生菌的“战衣”或许能更好地发挥益生菌的作用。让儿童服用添加益生菌的冰淇淋7天后,在停止吃冰淇淋的3个月后口腔内的变形链球菌(常被认为与龋齿发生相关)的数量仍有下降[3]。

另一方面,加入益生菌后的冰淇淋在口味方面也有着很好的表现,尤其是当乳酸杆菌遇到冰淇淋,会让冰淇淋的口感更佳,‘益生菌’风味十足[4]。WOW,好神奇~是不是想去买个这样的冰激凌尝尝了~

 


温馨提示

其实日常很多水果直接进行冰冻就可以达到类似冰淇淋的口感,如荔枝、芒果、菠萝等等,各位看官如果还能记得,下个夏天请试试看哦!


主要参考文献:

[1] Zeevi D. Artificial sweeteners induce glucose intolerance by altering the gut microbiota.[J]. Nature, 2014, 514(7521):181-6.
[2] Chassaing B, Van d W T, De B J, et al. Dietary emulsifiers directly alter human microbiota composition and gene expression ex vivo potentiating intestinal inflammation.[J]. Gut, 2017, 66(8):1414-1427.
[3] Taranatha M, Parveen R K M, Praveen K N H, et al. Comparative Study of Probiotic Ice Cream and Probiotic Drink on SalivaryStreptococcus mutansLevels in 6-12 Years Age Group Children[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Oral Health Jioh, 2015, 7(9):47-50.
[4] Salem M M E, Fathi F A, Awad R A. Production of probiotic ice cream.[J]. Polish Journal of Food & Nutrition Sciences, 2005, 14:267-271.

锐翌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