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健康讲堂

此物本非人间有,超级细菌下凡尘
发布时间:2017-12-08 17:16   点击率:
前段时间,霍金老爷子1966年的博士论文《宇宙膨胀的属性》对公众开放阅读,一时间剑桥大学获取数据库的服务器被攻陷。但是小锐今天不是要给大家解读宇宙奥秘,而是说说2016年末,霍金在英国《卫报》提出的一个新“警告”:也许不用外星人或陨石出手,人类滥用抗生素所致的“超级细菌”,就足以颠覆世界秩序。
 

超级细菌有多可怕,看看2013年《超级细菌》电影吧。在美国某个偏远的小村小镇,花季少女布鲁克和青年警官麦克斯·布罗迪幽会,她拒绝了对方交往的请求,兀自返回家中。前方高能,这不是爱情片!与此同时,军方不久前刚刚发射导弹试图摧毁一枚人造卫星,谁知导弹偏离方向,部分碎片坠落小镇南边山上。当地人并未将这起事故放在心上,照常吃喝玩乐,可是到了夜晚,有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怪物开始逡巡小镇街头,残害无辜。麦克斯和他的同事在验尸发现种种异状,这一连串恐怖事件很可能和坠毁的卫星碎片及其所携带的神秘外星细菌有关。蕞尔小镇,麦克斯和布鲁克以及身边所有的人都卷入接下来的血腥屠杀之中……

停停停,咱们电影播放到这里,言归正传。

不管是电影中,还是历史上,回顾人类和细菌的斗争,每一次人类都赢得十分惊险。1928年发现对付细菌的超级武器--抗生素以前,人们拿细菌没有一点办法,抗生素的出现则解决了细菌感染问题,保证化疗、器官移植等医疗手术能够顺利进行。

 
不过,抗生素出现后,人们就开始淡忘了曾经被细菌支配的恐惧,在滥用抗生素的道路上越走越猛。

渐渐地,几乎对所有抗生素都有耐药性的超级细菌出现了。其中威胁最大的是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和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

另外,关于超级细菌的新闻报道中也说到了CRE,即Carbapenem-resistant Enterobacteriaceae,抗碳青霉烯类肠杆菌科,是一些耐药比较严重的细菌,菌种包括大肠杆菌、肺炎克雷伯杆菌等,单从菌种来看(不考虑耐药性的话)它们都是人肠道中的常见细菌,这些菌种在我们身边都是很常见的。

根据历年CHINET中国细菌耐药监测结果,CRE在我国已经算比较“常见”的细菌了。美国截止到去年4月,也已经有48个州报道检出了CRE。虽然我们已经身处了超级细菌的威胁之中,但是人类从未放弃与之抗衡。

今年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集中刊登了几篇关于抗生素耐药性研究的论文,总结了在临床检测和鉴定抗生素耐药性的方法以及如何更好地预测抗生素耐药性,需要更多地关注细菌适应性、感染动态、水平基因转移等因素,从土壤、环境、昆虫、海洋中开发新型抗菌药物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当然,针对抗生素耐药性并不只是停留在理论研究阶段,美国麻省的Vedanta生物科技公司以“由于患者过度使用抗生素、削弱了体内的有益微生物群,才导致细菌感染”这一新理念为基础研发了新药物,该公司借用世界各国对人体微生物群系的研究结果,寻找能制成药片形式的益生菌。患者吞服后,益生菌便可进入肠道,激发免疫反应。Vedanta公司CIE伯纳特·奥利(Bernat Olle)指出:
以人体微生物群系为基础的疗法可替代抗生素、解决治疗需要。在治疗感染时,我们既不能诱发细菌耐药性,又不能破坏患者体内的益生菌群、导致患者更容易受到二次感染。

目前科学家对人体微生物群系的了解仍然有限,不过该领域研究正取得飞速进展。Vedanta公司已至少有两种药物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如果它们能够起效,也许人类可以在抗击细菌感染的局势中占据主动。

 

道理上是说不要滥用抗生素,但是生病需要抗生素、而绝不使用抗生素的做法,估计大家也是受不了的。如果一定要服用抗生素,也应尊从医嘱,对症下药。不然,霍金老爷子的“夺命警告”就不再只是一个警告了。

参考文献
1、  胡付品. "CHINET在线"网站正式上线[J]. 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 2017, 17(2):370-370.
2、  Moa S, Munck C, Toft-Kehler R V, et al. Prediction of antibiotic resistance: time for a new preclinical paradigm?[J].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 2017.
3、  Piddock L J V. Understanding drug resistance will improve the treatment of bacterial infections[J].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 2017, 15(11): 639.
4、  Burnham C D, Leeds J, Nordmann P, et al. Diagnosing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J].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 2017, 15(11): 697.

锐翌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