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健康讲堂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by 伴你一生的人体微生物
发布时间:2017-10-20 18:40   点击率:
形形色色的生命造就了这个蓝色星球的庄严与美丽。我们身边不仅有绿树鲜花、飞禽走兽,在我们身体内外,还广泛存在着一大群微生物。

它们体积微小,常不为我们肉眼所见,然而正是这些小生命却深远地影响着比它们体积大几亿甚至几十亿倍的人类,影响着我们的生老病死,让我们人类不得不对它们刮目相看,不得不想方设法去认识它们、了解它们。

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这些微小的生物群体就不知不觉地定居在我们体内,悄无声息地与主人朝夕相处。那么伴随我们一生的微生物到底是怎样的呢?

婴儿在出生之前几乎是无菌的。出生后不久,数以万计的不同种类微生物开始定植在人类身体内外。进入幼儿园后,我们身体不同部位已经寄居着不同的微生物类群。当步入成年及慢慢老去后,人体微生物区系也还在继续动态变化着。


 
出生

从人类诞生的那一刻起,微生物就开始在我们的身体定植,定植的微生物种类和数量根据出生方式和环境的不同而不同。

婴儿“接种”的第一剂微生物来源于婴儿自己的母亲。自然分娩诞生的婴儿,其微生物主要来源于母亲生殖道,这些微生物可以帮助婴儿消化他们来到人世的第一顿食物。剖腹产诞生的婴儿,其微生物来源主要是母亲的皮肤。自然分娩婴儿与剖腹产婴儿相比,他们的微生物区系有着很大差异。

刚出生的婴儿所拥有的微生物不仅来源于他们的母亲,也和他们所接触的人、东西及环境密切相关。因而在家庭出生的婴儿和在医院出生的婴儿,其微生物也大不相同。

出生方式(Vaginal vs Cesarean section birth)及出生环境(Home vs Hospital)的不同会引起人体微生物最初的差异,这种差异对人体的影响在婴儿出生后数月乃至数年内仍然十分明显。人体微生物最初的差异对其健康和成长具有持续且深远的影响。


 
1天-6个月

婴儿的微生物种类较少,但随着婴儿不断与周围的人和环境接触,其微生物种类越来越丰富,身体不同部位的微生物也呈现出逐渐分化的趋势。

由于微生物会竞争空间和资源,所以只有最能适应特定环境的微生物会最终存活下来。皮肤环境干燥、光照及氧气充足,口腔环境潮湿、黑暗,因而定植在这两个部位的微生物大不相同。事实上,环境的微小差异就足以塑造不同的微生物区系,例如脸颊与附近的鼻子、左手与右手间的微生物均有很大不同。

婴儿吃的食物会给他们体内的微生物提供营养,不同的食物会塑造不同的微生物区系。母乳喂养的婴儿与食用配方奶粉的婴儿相比,他们的肠道微生物有着很大差异。食用固体食物,也会导致婴儿的微生物区系发生巨大改变。


 
6个月-3岁
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体微生物的数量及其组成也在持续不断的变化,这些变化可以反映出人体营养需求的变化,例如婴儿生长所需的叶酸往往由他们的肠道微生物提供,而成年人则是从食物中获取叶酸。婴儿含有更多的叶酸生产菌,成年人则含有更多的叶酸吸收菌。

婴儿出生后6个月至3年内,父母及其他家庭成员对其微生物的组成仍有很大的影响。尽管个体差异很大,但家庭成员间的微生物相似度显著高于与陌生人的微生物相似度。从时间的维度进行观察,发现母亲对孩子微生物的影响力逐渐“稀释”:孩子的微生物和父亲的微生物越来越相似,父亲影响力上升,母亲影响力下降,最终二者的影响力占比相同。

幼年时期,微生物区系发生改变的机会和幅度都很大。幼年时期也是不同个体微生物区系差异最大的阶段。幼年时期的一次感冒、抗生素的使用或者新食物的食用,都会引起微生物区系的巨大改变,这种改变的影响往往会持续很长时间甚至是一生。


 
3岁-成年
3岁以后,人体微生物区系已经相当稳定,与成年人的微生物区系十分接近。但是疾病、抗生素、压力和食物等因素还是可以导致人体微生物区系发生改变,这些因素往往会使微生物区系向“基准线(baseline)”的状态转变。

生命中的一些大事件,如青春期、妊娠期及更年期也能够导致微生物的改变,如青春期时人体皮肤分泌的脂类物质会影响皮肤微生物,妊娠期女性的生殖道微生物区系也会发生改变。


 
老年

老年人往往具有独特的微生物区系,有些微生物会增多,有些微生物则会减少。65岁以后,人体微生物种类开始下降,不同个体间的微生物差异也逐渐减小。

 
 变化: 人体微生物永恒的主题

影响人体这个复杂的生态系统的因素非常多,对于同一年龄的不同个体来说,其微生物区系差异非常大。就像人的指纹一样,每个人的微生物区系几乎都是独一无二的。人体微生物区系随着性别、饮食、气候、年龄、职业及卫生条件的改变而改变。人类的基因也可以通过影响消化道的酸度或者通过编码不同的蛋白,与微生物进行交流,进而影响人体微生物区系。
 

尽管人体微生物区系的变化非常巨大,但其变化仍有一定的趋势。同一个体不同身体部位的微生物差异,要大于不同个体相同身体部位的微生物差异;比如,相比于同一个人手臂和耳朵的微生物相似度,两个不同人的手臂间微生物相似程度更高。有的微生物只定植在肠道,有的微生物则会只定植在牙齿上,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