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健康讲堂

中秋把酒问青天,AKK给你海量勇气
发布时间:2017-10-04 15:48   点击率: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近千年前的丙辰中秋,苏东坡在大醉之际写下千古名篇。是仕途的不顺,是与弟弟暌别七年未得团聚,令他百感交集,面对皓月银辉,心潮起伏,豪情举杯问青天。

然而,现实的糟糕终究抵不过大诗人积极豁达的心态。一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不仅道出了宇宙至理,也宽慰了人心。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更是对月圆情圆人团圆充满了期盼。

古代诗人酩酊大醉,似乎总有佳作产出。李白有“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欧阳修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辛弃疾有“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如今我们烂醉如泥,等待我们的大概只有“小酌怡情,大饮伤身”的警句了。酒精肝一词,最直接最扎心地点明了过度饮酒对肝脏的伤害。

 
副作用,让药物治肝病hin尴尬

酒精肝,全称叫做酒精性脂肪肝,是酒精性肝病(alcoholic liver disease ,ALD)的初期表现,进而可发展成酒精性肝炎、肝纤维化和肝硬化。

比较庆幸的是,如果疾病状态仅停留在酒精性脂肪肝,戒酒4~6周后脂肪肝可停止进展,最终可恢复正常[1]。

对于酒精性肝炎等之后的疾病状态,戒酒也有一定的效果,此外当然少不了药物治疗。而矛盾点就在,是药三分毒,药物难免会对肝脏造成二次伤害。怎样才能摆脱药物的副作用呢?一些医学研究者另辟蹊径,将肝病治疗突破口锁定到了“肝肠寸断”的另一位主角--肠。


肠道菌群,或可帮肝解忧

近年来,肠道微生物研究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肠道菌群与人体健康及疾病密切相关,酒精性肝病(ALD)正是其中一种。

为了证明个体患ALD的敏感度存在差异是因为肠道菌群不同,法国科学家Gabriel Perlemuter教授团队做了一系列有趣的实验[2]。他们招募了一些酗酒者,有的患有严重酒精性肝炎(A),有的没有患病(B),分析发现两类人群的肠道菌群组成存在显著差别。然后分别将A/B两类人的肠道菌群移植到无菌小鼠体内,并给小鼠喂食酒精。结果,接受A肠道菌群的小鼠表现出更严重的肝炎,肝坏死较多,肠道渗透性较大,证实了研究假设。此外令人兴奋的是,当接受A肠道菌群的小鼠再植入B肠道菌群后,肝损伤有所好转,暗示着调节肠道菌群有潜力预防和改善ALD。

 
Akk菌,给你勇气
肠道菌群包含的种类高达100多,到底是哪几种在起作用呢?奥地利科学家Herbert Tilg教授团队发现,补充Akkermansia muciniphila(下文简称Akk菌)可以改善实验小鼠的ALD[3]。

首先,他们对比了酒精性肝炎患者和健康人的粪便Akk菌丰度,发现前者的丰度降低,并且Akk菌丰度与肝病严重程度间接相关。而在小鼠实验中,这一现象与人一致。当喂食了10天酒精后,小鼠的Akk菌丰度显著下降,并且口服补充Akk菌可以恢复酒精引起的Akk菌损耗。进一步地,Tilg教授等研究了补充Akk菌对小鼠ALD的预防和治疗效果。结果表明,无论是在饮酒起初还是在已患ALD之时,补充Akk菌都能减少小鼠肝损伤。

四不四很惊喜?感觉可以放心再喝一杯了。要有人问,这是谁给你的勇气,喝了一杯又一杯。那就拍拍肚子告诉他,不是梁静茹,是肠道里的Akk菌!

不过豪饮终伤身,饮酒助兴时刻,且乐且珍惜吧。

参考资料
[1] 丁香医生 酒精性脂肪肝 http://dxy.com/disease/alcoholic-fatty-liver
[2] Llopis M, Cassard A M, Wrzosek L, et al. Intestinal microbiota contributes to individual susceptibility to alcoholic liver disease[J]. Gut. 2016, 65(5):830-839.
[3] Grander C, Adolph T E, Wieser V, et al. Recovery of ethanol-induced Akkermansia muciniphila depletion ameliorates alcoholic liver disease[J]. Gut, 2017.
[4] 新浪博客 强力推荐:从饮酒看苏轼的生活态度 黄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