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站

服务电话:021-51001612

邮箱:support@realbio.cn

技术讲堂

中草药研究者的福音——肠道微生态
发布时间:2017-04-28 14:58   点击率:

中医有着几千年的悠久历史,从神农尝百草到现在的合理膳食,都有着中医的影子。老话说“中医治人,西医治病。”西药一般通过确定的成分抑制或刺激特定靶标,达到治病的效果;中医则讲究五行调和、培元固本,治病的同时讲究养生,但中医药的研究并不是很顺利。这是因为中草药的精髓之一便是“复方”,多味中草药的多种成分是如何调节人体机能、治愈疾病,研究起来十分困难,所以中医也被称为经验科学,得不到国际认可。

 

不过广大的中草药研究不必灰心,随着人体微生态相关国际项目及会议(如HMP,MetaHit,iHMP、iHMC等等)的开展,关于肠道微生态与各种慢性病的研究近几年呈指数增长,肠道微生态对各种疾病发展的影响得到国际的普遍认可。大多数人类慢性病不仅和人基因组有关,还和基因-环境相互作用(如肠道微生物就是重要因素)有关。这使得传统的“单药物-靶点”药物发现方法不那么适用。目前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中药(TCMs)的作用靶点包括宿主及其共生微生物,这使得中药有望作为潜在的新药进入西方市场。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中草药在肠道微生态与疾病研究方面的经典案例。

 

 

案例一
葛根芩连汤缓解T2D时肠道菌群的改变
IF:9.328

 

本研究采用双盲、随机对照试验,研究葛根芩连汤(GQD)治疗二型糖尿病的效果及肠道菌群的变化。结果显示,通过GQD治疗二型糖尿病,肠道菌群的改变早于临床症状的改善;肠道有益菌Faecalibacterium、Gemmiger、Bifidobacterium等增加。本研究证明GQD治疗糖尿病的效果与肠道菌群改变有关。


实验设计

 

参考文献
Xu J, Lian F, Zhao L, et al. Structural modulation of gut microbiota during alleviation of type 2 diabetes with a Chinese herbal formula[J]. The ISME journal, 2015, 9(3):552.



案例二
灵芝可通过调节肠道菌群缓解肥胖
IF:11.329
 
研究者发现灵芝水提取物(WEGL)不仅可以降低高脂饮食小鼠体重、炎症和胰岛素抵抗,还可以降低肠道菌群的F/B比值和内毒素,同时维持肠屏障完整性。将喂养WEGL的小鼠粪便移植给高脂饮食小鼠,或单独用大于300 kDa的活性大分子喂养高脂饮食小鼠,与直接喂食WEGL效果类型。本研究证明WEGL可以通过调节肠道菌群缓解肥胖。

实验设计

 

参考文献
Chang C J, Lin C S, Lu C C, et al. Ganoderma lucidum reduces obesity in mice by modulating the composition of the gut microbiota.[J].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5, 6:7489.

 

 

案例三
独参汤中多糖可提高肠道菌群对人参皂苷代谢,增强全身性作用
IF:5.228

 

中药学家研究了中药(独参汤)里的多糖是如何通过肠道菌群重建机体的平衡。本研究表明,人参多糖可以提高肠道对特定人参皂苷的代谢和吸收功能,同时能恢复被破坏了的菌群,特别是能增加乳酸菌和拟杆菌。

 


参考文献
Zhou S S, Xu J, Zhu H, et al. Gut microbiota-involved mechanisms in enhancing systemic exposure of ginsenosides by coexisting polysaccharides in ginseng decoction[J]. Scientific Reports, 2016, 6:22474.
 
 
通过以上中草药与肠道微生态研究的文章,小编也总结了这类研究的思路供大家参考(见下图)。相比老祖宗留传下来的各种方子,目前中草药在肠道微生态与疾病研究方面还是比较少,也希望广大的科学研究者能这方面多多努力,将我们的国粹发扬光大。

 

 

 

“中草药与肠道微生态”综述文章推荐
[1] Zhao L, Nicholson J K, Lu A, et al. Targeting the human genome-microbiome axis for drug discovery: inspirations from global systems biology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J]. Journal of Proteome Research, 2012, 11(7):3509-19.
[2] Martel J, Ojcius D M, Chang C J, et al. Anti-obesogenic and antidiabetic effects of plants and mushrooms[J]. Nature Reviews Endocrinology, 2017, 13(3):149.
[3] Xu J, Chen H, Li S. Understanding the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the Interplay Between Herbal Medicines and Gut Microbiota[J]. Medicinal Research Reviews, 2017.